一读小说 » 玄幻奇幻 » 魔法世界的群星闪耀时 » 第六十章 正主

第六十章 正主

    老者直接用传送魔法离开了监狱,来到了外面,他转身看向监狱方向,那股依旧在不断膨胀躁动的巨大魔力波动,似乎永远都捅不破那层膜一般,被死死控制在未爆发阶段。

    在出来前,他还找了几个人询问了是谁将这里作为感染者安置地的,但是几乎所有人的说法都是不知道。也正是因此,他愈发感到疑惑,究竟是岭冬堡有人知道这里的特殊,所以将感染者安排在这里。还是将感染者安置到这里之后,才发生了变化。但是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,他就想起了那道身影,如果是他的话,就变得合理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老者顿时觉得岭冬堡的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,他很想知道对方在这里谋划些什么。不过现在得先回医院那边了,菲尔跟那个哑巴小姑娘的组合,让他放心不下。虽说才这么一会儿应该不会出什么事,结果他的右眼角这时突然莫名跳了一下,不会真要出事了吧?老者迅速放弃了走回去的想法,施展传送魔法将自己送到了菲尔的身边。结果传送到目标地点,就见到一把魔能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出现在了自己面前,耳边传来不同人的呼喊:“小心!”

    菲尔在提醒自己外公,而另外一声则是在提醒魔能步枪的主人,这是一个脸色阴郁的鹰钩鼻男子,眼角有一道明显的白色疤痕。

    结果不喊还好,这呼喊声刚响起,紧接着就是一声枪响。周围所有人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,就以为将要发生一起命案时,那颗被魔力裹挟着的黄铜子弹直接被老者抓到了手里,几乎没有人看清他是如何抓到那枚子弹的。但是这不影响鹰钩鼻男子想要击发第二枚子弹。

    如果说第一枚是紧张下的误击发,那么这一枚就是纯粹的起了杀心,原先还有些迷茫的老者顿时没了好脸色,一巴掌拍在了那把魔能步枪上,直接将其拍成了未组装状态的零件,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错愕中,鹰钩鼻男子非常果断地扔掉了右手中残余的零件,抬起左手就是一记正拳直冲老者面门而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这声呵斥并没有制止住鹰钩鼻男子的动作,甚至没有丝毫迟缓,但是很快他就为自己这份果断而付出了代价。几乎不见老者有任何动作,男子就眼睁睁看着老者躲过了自己伸出去的拳头,但是他发现自己的拳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向前,自己整个左臂脱离了自己的掌控,脱离了自己的身体,最后无力地落在了地上。由于事情发生得太过突兀,该男子甚至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也还没来得及感受到疼痛。只是有些错愕地看着自己落在了地上的手臂,隔了好几秒才感受到自己身体左侧席卷而来的剧烈痛楚。

    “呃唔!”男子一声痛哼之后,用右手捂住左肩,迅速后退拉开了与老者之间的距离,他死死盯着不知怎么出手伤害到他的老者,不发一言。左肩断口的血液开始止不住地下淌,他的脸色也快速变白。

    而就在男子还在愣神的功夫,一名与其同行的秃顶男子快速上前,也是他刚刚出声提醒了鹰钩鼻男子,他此时上前率先为鹰钩鼻男子做了止血处理,他是个初阶魔法师,基础的止血还能能做到的,但是更高级的治愈魔法就办不到了。他做完这件事后,看向老者,由于对手过于强大,于是强忍着怒意说道:“能把他的手臂给我么?”

    老者没有回答这个秃顶男子,直接一脚将那条断臂踢向了对方,秃顶男子虽然愤怒但是也没有说话,只想要第一时间将鹰钩鼻男子的断臂拿回来,尽快进行手术。他伸出手想要接住那条断臂时,却愕然发现那条断臂在自己眼前消失了,就像被橡皮擦抹除了一般。

    秃顶男子呆滞了几秒后,愈发愤怒地看向老者,喝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事等会儿再说。”老者平淡说道,根本没看对方一眼,而是转头看向了菲尔,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由于前面一句话老者直接使用了言咒,所以对面的鹰钩鼻男子与秃顶男子全都听话地待在了原地,不言不语。由于这片区域的特殊性,已经聚集了不少魔能武装军的人,当所有人看到一开始剑拔弩张的双方,结果那名老者只用一句话便让对方乖乖听话,简直感到匪夷所思,是知道这两人身份的,只以为老者是跟他们同一个组织的更高位者,于是也并没有掺和进去。因为他们虽然听说过言咒,但是从未在现实生活中见识过,因此也无法将老者的话与言咒联想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让我去收集那些爆炸中没死的人嘛?你看我都收集了这么多人了。”菲尔指了指身后那块珍妮与蔷薇所在的病床区,确实躺了不少人,由于比珍妮伤重的人也有不少,就连珍妮也将床位腾了出来,自己就坐在床沿上。蔷薇则还站在珍妮身旁,珍妮两只手紧紧拽着蔷薇的衣角,眼神紧张地看着菲尔这边。

    “说重点。”老者怕任由菲尔自由发挥会跑偏,因此及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正要说呢!”菲尔瞪了一眼老者,表示对方不要打断自己。

    老者耐着性子道:“好,你说。”

    于是,菲尔眉飞色舞地接着讲述起来:“人多了不是占地嘛?你划的区域又小,我就只能跑到外面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还拿眼睛迅速瞟了一眼老者,在老者不变的眼神中,菲尔继续说道:“这不是因为我一直在救人,所以废墟里面人越来越少,我们这边人越来越多,然后他们这帮穿铁壳子的就注意到我们了,一开始过来的一拨人让我们尽快撤离到安全地方,我没同意,然后他们就走了。后来又来了一拨,说我们影响了他们救援行动的开展,让我们跟他们走。我记得你说的,肯定不可能走啊,所以就拒绝了,他们就想要来硬的,好在我机灵躲进结界里面了,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。耗了半天结果这两人来了,说要跟我们谈谈,你说这边伤的伤,哑的哑,就我一个能正常交流的。我这才刚出来,那家伙就举枪想要射杀我,还好你来得及时啊!不然咱爷孙俩可就天人永隔了啊啊啊啊。”菲尔说到最后还用袖子抹眼睛,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老者淡淡说了一句,菲尔就立马止住了哀嚎声,脸上一点看不出悲伤的表情。

    老者转身看向那鹰钩鼻男子与秃顶男子,解除了对方身上的言咒效果,秃顶男子恢复清明的一瞬间,还有些呆愣,但是立即警惕地盯着老者,沉声道:“言咒?!你是立言会的人?”

    老者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,只是微微笑笑,立言会是蒙柯夏大陆历史最为悠久也是最神秘的组织,没有人知道这个组织在哪里,成立于什么时候,更不清楚组织中究竟有多少成员,只知道这个组织的成员都十分擅长使用言咒。经常会利用这个魔法去控制各个国家上层,去推动或者促成一些事情。谁也不清楚现在的世界格局是否就是立言会一手操纵而成的。只不过好在立言会并不会进行恶意操纵,所以大部分国家都对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不过历史上也有不少人曾表示过要将其连根拔起,只不过这种声音都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,至于为什么?作为擅长言咒的组织,根本不担心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你把他的断臂弄哪去了?”秃头男子继续问道,老者依旧不回话。

    由于对方不接话,秃头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将交流进行下去,就在这时,一道难听的声音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氛围,“哎呀!误会,都是误会,大家都是自己人!”吉尔伯特·费舍到了。

    秃头男子不解地望向吉尔伯特,想要个解释。

    吉尔伯特指着老者对秃头男子哈哈说道:“这位是葫芦顶的‘医生’,你们应该分属不同部门不太熟悉。他们跟您二位前后脚到的。”

    秃头老者的表情变得困惑且愤怒,这让吉尔伯特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快,吉尔伯特悬着的心终于还是死了。因为他听到秃顶男子死死盯着自己质问道:“如果他是‘医生’,那你猜我是谁?!”